陪爸媽去掃墓

雖然我不拿香

但爸爸年紀大了,總是可以幫他們提東西

幫忙雜事什麼的

家族的墓上有隔壁果園的樹幹延伸進來

堂哥叫兒子把它鋸斷

鋸到一半我過去幫忙

看看手勢不對

我便爬到樹上去,因為施力比較方便

總覺得自己還是二十幾歲

上樹時開始有點沒那麼靈活

很快就把樹幹鋸斷了

下來時因為方向關係,我選擇從兩公尺多的樹上跳下來

心裡有預感地上草皮鬆軟,落地容易不穩

看好落點就跳了下來

果然穩穩著地

但右腳卻左右晃了一點,當場腳踝就酸軟

還好隔天去骨科掛號檢查,沒太大問題

就是韌帶拉傷,大概又要一兩個禮拜才會康復了

我心想

我總是無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

遇到困難總是太願意面對

覺得自己能克服

照顧怡宸也是

結婚時,面對大我八歲的太太

那時家中反對,我總是每天回家跪,心想心意可以證明一切

還去拜訪家族長輩,向他們說明

面對個性生活方式

與家庭背景差異極大的太太

心裡總是想著上帝會幫助我們改變

在人凡事不能,在神凡事都能

但我總是錯了

太相信愛的能力,以為付出老婆就會懂

結婚十年下來,卻被抱怨淹沒一切

你問我後悔嗎?

其實不會,因為我深深知道這女人跟我一起面對照顧怡宸三年

沒有離開,那很不容易

我很感念她的付出與那不容易的改變

我愛她也不是因為她的年輕與容貌,雖然我總覺得她在我心中是最美的

而是因為上帝給我一顆愛她的眼光,深信他是我身上一根肋骨所造的女人

讓我堅持下去

路還很遠,這是我僅有的正面能量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dwardssyndrome 的頭像
edwardssyndrome

她的名字叫愛德華

edwardssyndro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