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裡做了噩夢
遍尋不到妳與女兒
忘了什麼情節
只知道我找了好久
想念與在乎
常喃喃自語
常想像跟妳說話
妳是否感應的到

昨天去拜訪一位牙醫朋友
他也很關心
雖然患者在等
他還是想關心我
他開玩笑說真糟
都是自己選的
回來後我想很久
也許是以前運動員的訓練吧
比賽常常輸球
但你要常常忘記你輸球的事
不然你沒有信心再打下一場
面對人生的難題時
也沒想要逃避
每次都是天殺的樂觀
走進問題
面對
在落後的局數中推進
創作者介紹

她的名字叫愛德華

edwardssyndro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