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好興奮、學運世代出生的我又再一次走上街頭、有點莫生、有點期待、有種說不出來的感動、為此我還第一次坐上了高鐵(平常捨不得花錢在交通工具上、大概只坐150元的統聯吧!)、連買票都顯得生澀、結了婚、也有了小孩、在二女兒出生後想做些豪情壯志的事已經變得有點奢侈、今天丟下了所有的工作、老婆小孩和壘球隊的隊員們、一個人跑了出來、身邊有家室的人、已少了這樣的熱情、也許我們都被生活及壓力充斥慣了、在生活順序的選擇上、這樣的事排序已經很後面了、但我從沒忘記、在我夜半魂縈夢牽之際、我常常想起。

edwardssyndro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